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布鲁斯坐在长椅上, 身体前倾, 手肘撑在膝盖上,双手捂着额头。自从达米安被送进手术室后,他保持这个沉默的状态, 已经半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杰森简直跳脚:“还说你心思细腻,细哪儿去了, 你怎么比我还糟呢, 好歹我把你带回来的时候,还看了眼腰带!”

    夜翼辩解:“我倒是想着要看来着,可他不是裹得太严实了么!他又没穿罗宾服!而且, 护送队这次来得也太快了, 我不得抢在他们之前, 把达米安带回来?不然岂不是得多付【神马小说网 www.shenmabook.com】一千魔晶!”夜翼心虚地降下音量, 不是很有把握地说,“达米安一向比较听从布鲁斯的话的, 应该不会忘系腰带、也不会自己换卡吧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手术室走廊上的气氛尤为沉重。

    布鲁斯缓缓坐直身体,像是已经重新蓄完了力气:“为什么达米安会重伤?”带没带卡这种事, 他已经可以释然了, 但是, “是不是疗养院的存在,让你们忘记了对死亡的敬畏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就很严肃了。疗养院的存在, 确实给了他们第二次希望, 但布鲁斯绝不乐意看到知情的人就因此而轻视生命, 依赖复活。这只会让他们越发松懈,因为依赖性而变得弱小,最重要的是,谁能笃定这家疗养院就会一直存在,无限复活他们呢?

    夜翼颇为用力地皱起眉头,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腹部,只觉死亡当时的痛楚又隐隐卷席而来:“当然不,即便会复活,死亡时的痛苦又不会减少半分。如果能活着,谁愿意经历死亡?杰森也是在确定我无法救治之后才开枪的,还不是想减少一点我死亡前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夜翼放下手,有些无奈:“达米安受伤完全是意外,他是被战甲的反弹击伤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方便解决炸.弹问题,护送队给夜翼的战甲附有炼金法阵,达米安当时被仇恨驱使,狠狠一刀砍在战甲附带的双棍上,结果看似纤细的双棍并无折损,达米安反倒因为反弹法阵重伤了。

    这发展夜翼自己也是始料未及,猝不及防被达米安温热的血溅了一脸,当场大脑就宕机了,要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 申博在线138官网 99真人娱乐成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代理 菲律宾申博网址
申博网上登入 菲律宾申博游戏 菲律宾申博开户 太阳城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注册登入 申博在线开户
申博提款最快 菲律宾申博在线微信充值登入 申博在线在线咨询 申博太阳城游戏下载 www.687.net 申博在线开户合作登入
太阳城申博娱乐网站登入 太阳城申博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怎么充值 申博在线官网开户 www.666msa.com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登入
百度